冰激凌中毒者

温暖的金属色[Raiden×Genji](无差)

5

“对不起,Genji。。。我必须让你忘了他,我想这对你也有好处。”Angela抚摸着经过数日修理后又焕然一新的盔甲。“我为你重新写入的记忆,会让你以为这些技能都是你经过过去几个月的刻苦训练重新拾回的。你一直就是这么优秀的人,我想他也是这么认为的。”

这时,身旁的电脑提示程序已完成调试,Angela将连接头对准Genji的后颈插了进去,按下了回车键。

 

几年后

“Angela,Overwatch给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,然而我自己的任务才刚刚开始。”

“你想做什么,Genji?”

“我想去周游世界。”

“周游世界。。。你不打算回来了吗?”

“会回来的。”

“什么时候?”

“等我找到我存在的意义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END—

哔哔哔~Zenyatta师傅前方即将上线啦~

这篇文前期后后也就写了两周左右,趁着本人去旅游之前赶紧发完,也算是了了一桩心愿。嗯(⊙_⊙)~至于以后什么时候再写,hhh,等我想到什么好梗再说吧~

温暖的金属色[Raiden×Genji](无差)

4

两天后,两人乘坐组织的飞机降落在哥伦比亚机场。这次的任务是剿灭在此盘踞多年的恐怖组织。

Genji和Raiden作为先遣队,承担着最为危险的职责,两人要突入该组织的核心指挥区,解除领导者对组织人员的控制力,为之后大部队的到来做好准备。

即使在夜晚,也能感受赤道地区的滚滚热浪扑面而来,若是那些长时间生活在温带地区的士兵,此时定已经燠热难耐了。然而对于现在Genji来说,他所能感到的也仅仅只是体表四周略微发烫的空气。

为了将动静降低到最小,两人在1公里之外便弃置了交通工具。跟随GPS的指示,两人一路小心,绕过重重防守,终于来到了接近核心区的地方。

“看那里,”Raiden指着远处一个不起眼的小平房,“虽然它处在偏离中心的位置上,看上去也无关紧要,但是周围的警力每次巡逻都会经过它。而周围的摄像头或多或少都能监视到这个地方,所以极有可能这就是他们的头目所在之地。”

“从两个方向解决周围的警备,然后汇合从侧门突入。”

“好。”

多日来的训练形成的默契使两人无需多言,只需一个眼神、一个手势便可判断下一步的行动该如何进行。在用手里剑迅速而无声地割断守卫的喉咙之后,两人成功进入建筑内部。

跟着Raiden的背影,慢慢循着楼梯向上走,Genji的神经却有种渐渐放松的感觉。拥有远超人类的力量、速度、能力,这次看似凶险的行动或许对于Raiden和自己来说,确实只像毕业旅行一般轻松。而Raiden,他的导师、教练,而今又是他最亲密的伙伴,只要两人二心合一,便是难逢敌手的存在。

“看来我预料得没错,”Raiden指指上方的天花板,“透过这层地板,我可以红外观测到到一个男人,身边坐着的,好像是两个女人。在这种地方还敢带着女人的人,想必也只有他们的头目了。”

“那我们还等什么?”Genji说,手中换上新的手里剑。

“是啊,就让一切快点结束吧。”Raiden回头,他的双眼在黑暗中却清晰得发亮,“上吧,Genji,这是你的毕业礼。”

“是,老师!”

Genji如夜枭腾起,从狭窄的楼道窜入房间,在对方尚未来得及呼叫救援时,就割断了他们的头颅,鲜血喷涌而出,弄脏了所有人的身体。

“Genji,恭喜你,现在的你已经是一个纯粹的杀手了。”Raiden的声音出乎意料得冷静。

Genji缓缓转过身,他的内心仍处在任务圆满完成时的兴奋中,体味着新身体带给他的从未有过的杀戮快感。

“这就是我们机械人存在的意义,一台专为杀人而存在的机器。”Raiden的手指抚过Genji的小臂,手腕,最后停在他手中的武器上,“知道了吗?我们早已不是什么人类,那些人,从来没有将我们看做他们的同类,我们的任务永远都是最危险,甚至不可能完成的。然而,他们也惧怕我们的力量,所以,我们的躯体上都隐秘地藏有控制装置,而另一头,牢牢地掌握住他们的手中。”

“Raiden。。。你。。”

“曾经的我是那么得孤独,终日与刀剑和鲜血为伴。”Raiden的双手略有些激动地搭上Genji的双肩,不愿停止诉说,却仿佛不敢让Genji看到他的表情一般低下头,“直到有一天,我听说了你的存在。原来我不是被世界抛弃的人,我有同伴!”

Genji确实未曾想过Raiden在与自己相遇之前,所经历的一番坎坷。但现在,他的心能真切地感受到Raiden积压在心底多年的苦涩,他情不自禁地环住身前这一具同他一般冰冷坚硬,却包藏着一颗温暖的心的机械身躯。

“Raiden,我也很高兴能遇见你。”Genji在Raiden耳边轻声道,“即使这次任务结束了,我们或许要分离,但是一直以来我是这样得喜欢你,未来只要可能,我都一定会去找你的。”

“不要以后,我们一起来摆脱这该死的宿命吧”Raiden猛然抬起眼睛,眼底深处是Genji从未见过的火热“我已经计划好了,我找到了破除控制程序的办法。我们可以不再当杀戮机器,我们可以找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,过自由自在的生活。”

“你开什么玩笑,Raiden!”Genji感觉自己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谭,“我们这样怎么可能再像普通人一样生活,何况我还要报血海深仇。Raiden,时间差不多了,有什么想法等我们出去之后再商量,现在该通知后面的大部队了,不然外面的人就要发现了。”

Raiden看着Genji,最终露出一个无奈的笑:“是啊,你还有血海深仇,但是我们现在不走这一步,等以后,你一定会后悔的。”

“Raiden。。。”

“Genji。。。”Raiden抬起眼睛,“Genji,把你的面罩打开一下好吗?”

Genji褪去面罩,露出一张英挺的面容,“Raiden,虽然我们行动迅速,但是时间真的差不多了,应该通知后面的部队了。”

Genji的话语没有说完,因为他的嘴唇被另一片微凉的唇瓣轻轻压住了,眼里看到的是Raiden突然放大的面庞。

短短几秒钟时间,却仿佛被无限拉长了一般,Genji好似听到了怦怦的心跳声,瞳孔骤然放大的感觉,四周弥漫的血腥味,和唇上许久不曾有过的柔软的触感。

等Genji终于回过神来,他迅速推开了Raiden,心中微微愠怒,却又有一丝别样情愫滑过:“Raiden。。。,在这节骨眼上,你在做什么?!”

“呵呵呵,对不起啊,Genji,我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呢。”Raiden自嘲地笑了。“我希望你不会忘记我,虽然他们一定会那么做。”

“Raiden。。。你在说什么。。。”

“Genji。。。照顾好自己。。。”

Genji的目之所见,耳之所闻突然一片模糊,他意识到是自己大脑与身体的连接正在被强行切断,他急切地伸出胳膊,想抓住Raiden的手,然而随着无力倒下的身体,他只看见了一片刺眼的红光,以及红光中渐渐模糊的身影。


温暖的金属色[Raiden×Genji](无差)

 

3

“哟~Genji,听说你最近在受外聘老师的特训,好像他也是机械人呢,感觉怎么样?”Lena端着早饭从Angela和Genji身边滑过。

“乐不思蜀,现在除了吃饭时间,我们都没法介入他们两个之间。”Angela嘬了一口手中的咖啡,“嘿,说真的,你们在一起都做些什么,难道只是像我那天看见的一样互殴吗?”

Genji习惯性地摆弄着一块培根,即使他现在已经不需要了,但这毕竟曾是他最喜欢的食物。“呃。。。有时候也聊聊天,或者一起上街买点东西之类。Raiden是个挺体贴的人,他告诉了我不少自己曾经遭遇的难题和解决的办法。”

“哦~怪不得最近看你不老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了,原来是找到命定之人了呀,hhh~恭喜你呀!”Lena一边大笑着一边摸了Genji的头一下,然后迅速闪到危险距离之外。

“。。。Lena!”

Angela安慰地轻拍了拍他的手臂“对了Genji,今天怎么没看到Raiden。”

“他说他要回总部一趟看看,好像有新的任务派下来了。”

“是吗?看来这两天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”

“不,我现在正找到一种很好地感觉,我的大脑和身体处在融合的巅峰期。在他回来之前,我依然要坚持训练。”Genji的声音透着不容置疑的坚定。

“好吧好吧,你现在朝气蓬勃的状态我感到很高兴,感谢上天赐给我们这个绝佳的机会,但你也不要太勉强自己了,我们还有时间。”Angela温柔的湖蓝色双眸中,Genji看到了自己的身影。

“不用担心Angela,我自有分寸。”

 

在等待Raiden回来的时间里,Genji时常觉得曾经总是一闪而逝的训练时间仿佛被谁有意拖长了一般。以为自己已经练很久了,但抬起手腕一看,却只过了半个小时而已。

[Raiden已经离开了2天,到底是要分配什么任务,竟然要花这么长时间。]Genji回身挥出一刀,移动中的人型靶子从中线精准地一分为二。

不得不说Raiden是一个很有办法的老师,Genji的大脑与新的机械肉体以惊人的速度渐渐融合,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,Genji慢慢找回了曾经的自己。甚至,更进一步地,在两人的合力摸索下,Genji成功开发出了机械身体的潜能。现在的他可以说,已经有了不输Raiden的实力。

“Hello,Genji,我回来啦~”Genji的耳机中传来了Raiden的语音短信。

Genji立刻停下了的当前的动作。“Raiden,你终于回来了。我现在在训练房,你在哪儿呢?”

“我在大门口。Genji,我们也训练了这么多天了,今天干脆一起去放松一下吧。”

“你想。。。?”

“我们去看电影吧,最近有一部片子我觉得挺好的。”

“呃。。。”

“去吧去吧,Genji。”Raiden顿了一下,“我留在这里的时间可能不多了。”

“。。。”Genji突感发现到自己的喉咙哽住了。

“详细的情况我们见面了再告诉你,你现在就来大门口吧,我看时间差不多了。”

“好。。。”

 

Genji先被勒令换上一身休闲西装,遮住他那一身与众不同的金属部件后,两人才出发。

Genji其实有点紧张,这是他做了改造之后第一次来到人那么多的地方,他总觉得有探视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游移。

这时,他感觉自己的手掌被捏了下。“别想多了,他们看我们一定是觉得我们太有魅力。”Raiden低沉平稳的声音轻轻拂过他的耳畔。

Genji抬眼,Raiden浅银色的眼瞳反射着周围的光芒,耀眼夺目,让人移不开视线。

Genji心中突然觉得不知为何,就是好想一直跟他在一起,一同学习、训练、成长。

“走吧,电影要开场了”Raiden挥了挥手里的票子,转身朝入口走去。

“嗯。。。”

 

     放的是最新上映的《全球大战》,在资源日渐稀缺的现实下,全球战争的爆发如期而至。然而未来战争已然成为机器人、自动机械甚至核弹之间的较量。看着满屏发出五颜六色光芒的特效爆炸,Genji有种快被晃花了眼的感觉。

实际的战场上哪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,直接一枪出去,不是活着就是死。Genji在心中默念。

 

两个小时的电影很快结束了,在Raiden的强烈要求下,两人继续听着片尾曲等待最后的彩蛋。

Genji数着失去耐心逐步离场的观众,看看有谁能像Raiden和自己一样有毅力忍过这漫长的10分钟。

“Genji,你有没有觉得那些机器人很可怜。”Raiden说,微偏着头似还在回味刚刚的剧情。

“嗯?”Genji猝不及防这突然冒出的问题。

“明明已经有了自主思考能力,却被设定只能用于思考如何以最好最快的方式致他人于死地。”Raiden转向Genji,“Genji你说,他们会不会突然发起一场叛乱,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呢?”

“这个。。。应该很难吧,毕竟一旦有了这种改变,工程师在检查机械的时候肯定会发现啊,到时候把程序重写一次就什么都没啦。”

“。。。说不定他们能足够小心,隐藏自己的改变呢?”

“这。。。若是这样,恐怕人类又该有一次世界大战了呢。”Genji的眼神疑惑地转向Raiden,感觉今天他的问题特别奇怪。

“这是人类造的孽,有因必有果啊。算啦,不说了。啊!彩蛋开始啦,快看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 

散场后天已经黑了,Raiden和Genji并肩走在回Overwatch总部的路上,一路默默无言。

自从知道了Raiden将要离开的消息,开口说道别就显得从未如此艰难。

在走过最后一坐拱桥时,Raiden率先打破了沉默:“Genji,很抱歉,总部觉得我待得时间已经够久了,或许下周我就要回去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其实你现在的水平已经很不错了,估计再训练几周,就要和我打成平手了呢。”

“不,我还有很多需要提升的地方。”

“你们日本人总是这样,谦虚谨慎地让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呢。”

“。。。”

“不过Genji,在离开之前,我有一个临别礼物要送给你。”

“这。。太不好意思了,应该我送你礼物才对,你才是我的老师呀。”

“hh,这礼物也可以算是我给你的训练的一部分哟~我向两个组织的高层提交了申请,让你和我一起去完成一项维和任务,所以拖了那么久才回来。这个申请已经通过了,后天出发,算是你的毕业旅行了,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呢?”Raiden打了个欢快的响指。

Genji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和Raiden,一起出任务!?可以看到Raiden真正战斗的样子,而自己则将成为他最信任最亲近的伙伴,这是多么梦寐以求的事。

“这。。。真是太好了。”Genji的声音带有一丝激动的颤抖。
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回去我把任务的详细资料发给你,哎~说出来真是舒服多了。”

“真是。。。太不好意思了,我自从知道你要离开之后,就不知该如何表达我的心情,所以刚刚一直不知如何开口。这段时间,你真的帮了我太多,Genji无以为报。”

“你真是太紧张了,我又不是永远消失了。”

“是啊,嗯,没错。”Genji心里兴奋地感觉久久不去,他意识到,或许这两天,自己又会睡不安稳了。


温暖的金属色[Raiden×Genji](无差)

竟然有读者了,好开心,撒花~

btw,这个冷门CP竟然也能找到同道之人,哼哼╮(╯▽╰)╭

2  

“Genji,别显得那么紧绷,我希望我们能留下个好相处的第一印象。”坐在Genji身边,Angela来回转动着手里的咖啡杯。

“嗯。”Genji只顾着看手中的手机。

“。。。”Angela放弃了跟他搭话,整个会客厅陷入了沉默,连空气都似粘滞住了。

Genji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对这件事的感觉,忍者的本能提醒着他对方这次的援助有些及时得过分了,但是他又确实需要一个人来重新帮他找回身体。而这次若他依然恢复不了,那么等待他的或许只有像无用的机器人般被回收的命运,毕竟谁愿意白白养着这样一个需要昂贵维护费用的机械人呢?

然而没过多久,门把手转动的声音打破了沉默。两个人的眼睛同时看向门的方向,进来的是一个穿着裁剪合身的黑色西装,肤色白皙,一头浅金色短发的白人青年,他的五官带有北欧人种特有的精致。Genji心中微讶,从外表上几乎完全看不出机械化的痕迹,比起特工,模特一行显然更适合他。

“你们叫我Raiden就好,我想这次我的任务很明确,就是让他成为一名合格的生化人。”

    青年开口,脸上是礼貌的微笑,接着,他的目光转向Genji,“所以,Genji先生,请你从明天开始,早上8点准时到训练房。我待在这里的时间并不长,希望我们不要浪费宝贵的时间。”

 

7:45,Genji看了看嵌在手腕处的电子钟,决定趁着老师没到先在训练房中热热身。

而就在开门的那一刹,脑中的本能使他感到了突来的危险。带动全身关节,他迅速往后腾跃了一步。

看到自己原先所站之处插着的三根手里剑,Genji心中一片愠怒,上前拉开门,“真是独特的问好方式啊,Raiden老师。”

“你到的比老师要晚呢,Genji。我以为日本人都很讲究时间观念。”Raiden心情很好地把玩着手中的手里剑。

“我记得您昨天说的确实是8:00。日本人的守信用必然建立在双方皆有诚意的条件下。”

“hhh,还真是是让我无可反驳的回答呢,Genji桑。”

“。。。”

“确实我今天来得早了一些,毕竟新武器需要花点时间来熟悉。”

“Raiden老师,您可以使用您觉得最顺手的武器,我愿意学习任何一种武器。”

“是吗?”Raiden轻松地勾起唇角,“那我觉得手里剑是个挺顺手的玩意儿。”说着,Raiden随手甩出了手中的手里剑,“嘭!”3枚都正中靶心,“对我来讲,从来没有不顺手的武器这一说。”

Genji意识到眼前男人精致美丽的外表下,暗藏着深不可测的力量,而即使是从前巅峰状态的自己与他之间的差距也是难以度量的。

今天的Raiden一改昨天的西装笔挺,换上了舒适轻便的运动服,一尘不染的白衬得他皮肤与头发仿佛透明了一般纯净。“刚刚我就是想测试一下你目前的反应速度,对你的机械融合状态有大概的了解。”他缓缓走向Genji,“让你的神经控制能力在短期内突破目前的瓶颈,最好的方式就是发挥你的潜能。所以我决定摒弃那些繁冗的传统教学,直接从实战开始。”

他脱下自己所有的衣服,露出的身躯上,尽是泛着金属光泽的机械化肌肉。Genji发现,Raiden全身似乎只有头部依然保持着俊美青年的模样,但他细腻白皙的皮肤之下,却又好像看不见一根流动的血管。

“拿好你的武器,打起十二分精神,Genji,对机械人,我从来不会手下留情。”Raiden慢慢俯下身体,杀意伴随着进攻的姿势呼之欲出。

“开始吧,Raiden老师。”Genji拿出手里剑,那一刻,他忽然有了种想要微笑的冲动。Genji回想起了多年前的自己,当他第一次拿起忍者武器时,心中随之泛起的难以言表的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温暖的金属色[Raiden×Genji](无差)

本人起名废TAT,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名字了,Raiden是mgrr里的Raiden,因为mgs系列只玩过这个,感觉两个人都是机械人,如果碰在一起肯定会发生点什么。有ooc,人物属于作品本身,不属于我。

如有读者(真的会有人看我的文吗?U?,小期待~)好奇Raiden的长相又搜不到的话,可以留言我~

PS:这是本人第一次写文。。。求宽容,工科女文笔就这样,写个论文过得去的水准。。。

这是一只刚做完机械化手术的幼儿源@-@

1

Angela进来的时候,看到的是扎得满墙的手里剑,以及零星扎在靶子上的几颗。而Genji,正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。

挑了挑眉,Angela走到Genji身旁蹲下:“我以为机械改造的意义之一,就在于它能消除肌肉的疲劳感,突破人体极限。”

“但我也说过,它根本不属于我。”Genji的声音带有机械化后特有的冷硬,“恐怕要令你们失望了,忍术需要对身体肌肉绝对的控制力,而现在的我甚至不如操场上那群只能用过时武器操练的新兵,很显然短期内这个状况也难以得到改变。”

他翻了个身,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:“哦,对了Angela,你走之前可以顺便为那面墙拍张照,为你的阶段性报告增添一点图片更有助于那帮家伙理解。”

“确实,这是我们第一次对人的身体进行如此大程度的机械化改造。。。”

“而我相信这也是你们最后一次了。”

“所以我们为你请来了一位新的复健老师,我相信他会给你很大的帮助。”

“除非他也是个半机械人,不然你们可以让他不用来了,因为我是不会见他的。”Genji回想起上一位复健老师,那个所谓的享有全世界盛名的机器人学者,光是对着他的神经与机械传导机制就整整研究了一个星期,并用各种amazing相关形容词,要求他跟随他的指示移动,只为满足他的好奇心。

“那我相信你们会有很多话可以说了,”Angela的声音含着笑意,“因为他正是个半机械人,而他的机械化程度,我想,从照片上来看,应该和你不相上下。”

一个和他机械化程度相近的机械人!Genji耳边仿佛传来了怦怦心跳声,但很快他意识到,这又是大脑的潜在记忆在欺骗他。

“是吗?哦。。。我想那可能确实会有一些帮助。他是干什么的?”

“一名特工,来自另一个维和组织。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别惊讶,我们有时确实会跟另外一些组织有技术交流。那天,我们就跟他们说了一句你的事情,然后机械化就成为了那次讨论会的主题,最后就决定对方派那位先生来,作为我们的技术参考,而我们也确实需要这个。”Angela看见Genji的头在她进门后,终于第一次转向了自己。

“虽然我觉得对方这样的热情很值得怀疑,但是,好吧,我什么时候可以和他见面?”

“不出两日。这两天我想你可以先放松休息一下,因为接下来也许就是一连串不停歇的训练喽~”

“我感觉你在提到他时的语气总有种特别的欢快感,是我多心了吗?”

“我只是觉得你会喜欢他的,他是个挺帅的男人”Angela眼中的神采在Genji看来是某种熟悉的着迷。

“很抱歉,我是直的。”

“(⊙v⊙)嗯嗯,我知道,往后的技术革新中,我会把修复生殖功能列入名单的。”

Genji头脑中疲累的感觉更明显了:“谢谢你,Angela,我想你应该挺忙的吧,你的助理该找你汇报实验进展了,我也该收拾收拾回房间了,今天在训练房呆的时间已经够久了。”

“嗯,晚安Genji,祝今晚有个美梦。”

“晚安,Angela。”


得了巨婴症的某只鸡

Happy Chicken Year(^v^) ~

这不叫网瘾,OK?╮( ̄⊿ ̄)╭

我是彻底爱上守望了,之前能让我如此投入的一款游戏还是四年前打mgrr的时候。之后竟有2年多都没有打过游戏。我以为是我长大了,开始追求一些更现实,与生存相关的东西了。而现在我又觉得,或许只是没有碰到一款真正能吸引我的游戏罢了。就像很多人在没找到对象之前,都快默认自己是习惯单身的人一样。
这就是上瘾的感觉吧。每隔几个小时就想打开它看一眼,即使是最无聊的连枪法,开着自定义游戏,拿麦克雷对着6个士兵76一个个爆头,也能兴致勃勃地打上半个多小时。半个小时后,满足感达到顶峰,关游戏,长舒一口气,消除激素在身体中弥漫带来的紧张感。
我爱它,因为它能让我全情投入其中而暂时忘却其它一切占据我脑海的事,无论是学习,爱情,亲情,在那几十分钟里都不存在了。我就是天使,我就是禅雅塔,我就是士兵76。。。举起我手里的武器,一枪一个人头。。。(还在努力修炼中)。和人打的趣味就在于,你永远可以找到比你强的人,而他却也往往有疏忽的时候可供你钻空子。而单机游戏,当你摸清了它的套路,那么剩下的,就只有看剧情的“趣味”了。我觉得我应该还能投入很长时间,我爱暴雪爸爸,解忧God就是他了。
所谓自我调节的第一步就是转换情绪,只有摆脱极端情绪了,我才能理性的思考问题。而要从当前捆住我的极端情绪中走出来,就只能去做一件能吸引我100%注意力的事情,而这,就是守望先锋对我的意义。